【观察】意大利足球没有救世主C罗救不了C罗战略

C罗登上私人飞机启程里斯本,为都灵城留下最后一瞥。对他来说,“家”可以是丰沙尔、里斯本、曼彻斯特甚至马德里,但唯独不是在都灵。尤文三载,C罗留下了什么?

竞技层面上,主流意媒和绝大多数意大利球迷,都将C罗与尤文的这段联姻以失败定性。联赛丢冠自然不甚光彩,但欧冠赛场上的失败才是主因。葡萄牙人君临之前,尤文三年间两进欧冠决赛,却在柏林和加迪夫毫无悬念地败北。阿涅利决定吃进C罗,为的就是在下一次与皇萨仁们决战时,至少将胜负的天平拉到五五开。

结果?C罗时代的尤文,在欧冠的最好战绩居然只是八强。阿莱格里,萨里,皮尔洛——尤文7号三年经历三任主帅,球队成绩一年不如一年。阿贾克斯,里昂,波尔图——三支二流球队,让C罗失望至极,让阿涅利颜面无光。到最后,葡萄牙人压根没能得到在淘汰赛阶段与顶级豪强较量的机会。

很难苛责球员的个人表现:尽管在对阵波尔图的欧冠两回合令人失望,但葡萄牙人的总体发挥对得起尤文当年的期待。在斑马军团,C罗总共101次破门,占到球队三年来总进球的36%,意甲同期没有任何一名球员可以对球队得分占据如此显著的贡献比例。在意甲,C罗场均打入0.83球,这一效率比起伯纳乌时期的0.93球有所下降,不过在渐长的年龄以外,也需要看到尤文频繁的主帅更迭、特别是第一季阿莱格里的战术安排,让尤文7号更多地从边路攻击球场宽度,无法尽可能靠近球门。

比起C罗本人,“C罗战略”才是失败的主因。葡萄牙人的存在,挤压了迪巴拉的空间和地位,让斑马10号除了2019-20下半赛季的短暂闪耀,在这三年间形同蹉跎。这并不是问题的全部:好高骛远的阿涅利,未能阻止尤文陷入“C罗悖论”。买来C罗,就没有钱在其他位置进行补强,在赫迪拉、马图伊迪们老去的同时,帕拉蒂奇没法延揽欧洲最好的年轻中场进行换代。转会资金不足的尤文,只得踏足若干年前加利亚尼的老路,用高薪招揽自由球员,但拉比奥和拉姆塞们的发挥令人大失所望。当然,C罗时代的尤文并非一毛不拔,可下了巨大血本投资的德利赫特,在场上的表现并未完全兑现潜能。

在尤文三年间,葡萄牙人享受着3100万的税后年薪。对老妇人来说,这意味着每个赛季接近5500万的巨大负担,再算上换来C罗四年合同的1.17亿欧元转会费,按每年平均摊销,尤文每年拥有C罗的成本在8500万欧元左右。葡萄牙人一朝离去,尤文甩掉了一个沉重的包袱,但由于“C罗效应”高价加盟的拉比奥和拉姆塞们,又怎会有曼联们愿意接盘?德利赫特的合同,年薪算上奖金高达1200万,而在C罗离开后,迪巴拉似乎变得更加不可或缺,目前年俸730万的阿根廷前锋,在续约谈判桌上又会开出怎样的价码?

出风头易,由奢入俭难。从另一方面,自打尤文签下C罗之日起,就有无数人期待葡萄牙人的巨星效应,可以为老妇人带来收入层面的跃升。葡萄牙人离去之后,我们终于可以坐下来算算总账:C罗为尤文带来的收入究竟有多少?可以抵消老妇人为了球队7号增加的巨大开支吗?

先说结论:尤文在C罗到来后,营收的确上了一个台阶,但增加的量级补不上开支的窟窿,球队近三季的财报上,显示的是越来越多的赤字。2017-18赛季,尤文财报上的收入是5.05亿欧元,这一数字在C罗到来后的2018-19赛季马上变成6.22亿。需要注意的是,在阅读意大利俱乐部的财报时,尤其需要将收入总额和营业收入加以区分,因为“买卖球员”实质上算不得足球俱乐部的主营业务。靠球员交易利得做账,是包括尤文在内的意大利众多豪门的拿手好戏:斯图拉罗、曼德拉格拉、奥代罗和斯皮纳佐拉们,靠着离谱的转会身价,为老妇人在财报上带来不少利得,部分抹平了C罗时代的巨额开销。

这些出售球员的利得,并不能计入球队每年的息税前收益。抛开球员交易的经营收入一项,尤文在2017-18赛季录得4.02亿欧元,“C罗元年”马上涨到4.64亿,同样是相当显著的增长。然而,利润表的另一边同样水涨船高,俱乐部的净亏损也从C罗到来前的1900万欧元,涨到了4000万。

在阿涅利的蓝图里,C罗的品牌可以为尤文带来长效的营收增长。然而,在葡萄牙人来到球队一年半之后,新冠疫情突然爆发。尤文的球场收入和产品销售被拦腰斩断,2019-20赛季的财报结果也可以想见。这一赛季,俱乐部的营收回到了4.1亿欧元——与“前C罗时代”基本等同。得益于基耶利尼的游说,球员们放弃了一个半月的薪水,并将另外两个半月的薪水推迟到下一财年发放。若非如此,尤文当赛季的亏损额,定会比财报上的6930万更加难看。

凛冬在上赛季彻底到来。尤文几乎在整个赛季都被迫空场进行比赛,而欧冠的早早出局也让意甲九冠王未能从欧足联得到足额收入。球队营收回升到4.49亿,主要得益于2019-20赛季整体推迟,意甲和欧冠一些比赛放在七八月份进行,相关的电视转播收入也递延到了下一财年。但另一方面,此前推迟的薪资迟早需要发放,沉重的工资帽和球员高身价带来的巨额折旧,让尤文在2020-21赛季的净亏损逼近2亿欧元(预估值,官方财报尚未公开)。

C罗在尤文三年生涯的一半时间,都伴随着新冠带来的大萧条。从这一角度来看,阿涅利的确时运不济。可如果没有新冠侵袭,尤文一把手的愿景能否实现?按专业媒体“足球财经网”的预测模型,不考虑新冠的影响,尤文在2020-21赛季将实现约5.26亿欧元的营收,但最终的净亏损仍将达到1.41亿。从根本上说,尤文挤破头也要杀进“5亿营收俱乐部”,但这样的收入水准,与年收6-8亿的皇马、巴萨、拜仁和曼联们仍然不在一条水平线上。对于尤文来说,C罗注定是个过于昂贵的奢侈品。

“C罗计划”的草草结束,不仅仅是尤文俱乐部的失败。欧洲杯夺冠后,意大利人尝到了今年夏天的第一泼冷水:C罗以一种几乎厌弃的方式,急不可耐地告别了尤文图斯和意甲联赛,这样的姿态让意甲球迷伤透了心。三年前,C罗驾临都灵城,整个意大利足球世界都在幻想着一个美妙的文艺复兴,结果如何?上季欧冠,意甲球队集体无缘八强,追平欧冠改制后的最差成绩纪录;球场外,意甲联盟本欲与CVC基金签订入股合同,换来16.5亿欧元的巨额注资,这一计划也被阿涅利们的欧超大梦搅黄。三年过去,意甲由转播权所代表的品牌价值未见丝毫提升。

意大利足球未能享受任何C罗带来的巨星红利,而C罗也从未对意大利足球和尤文图斯有过丝毫的归属感。迪马济奥在天空台的节目里透露:“C罗从来没有成为斑马军团的更衣室领袖,他从来队第一天起就一直独来独往。尤文全队在一起听教练组讲解战术,而C罗一个人在健身房里训练——这样的情况,在过往经常发生。”

尤文名宿马罗基则无情表示:“我们应该对阿涅利说声谢谢,他把C罗带到了意大利赛场。但时至如今,葡萄牙人的离开,得让我们长舒一口气。我相信,尤文更衣室也会为‘C罗时代’的终结感到高兴。”C罗并不是今夏唯一告别意甲的当家球星。卢卡库和唐纳鲁马出走米兰城,在蓝黑和红黑球迷阵中掀起巨大反应、留下痛苦的真空地带。相比之下,从本地球迷情绪上来说,C罗的离开几乎显得波澜不惊、无足轻重。

名记保罗孔多精准概括:“从人性的角度,我本来期待C罗对身边的环境能有更多的尊重——他将足球变成了一项个人运动。当然,C罗的离去,对于意大利足球来说,意味着错过一个黄金机会。美好时代的幻象持续了一年时间,那时我们一度相信巨星的力量可以压过全队的整体。”对阵马竞的欧冠次回合后,一个救世主的轮廓浮现在安联上空,接下来是落空的期待,质疑,失望,直至最终破裂。

至少,C罗为意大利足球上了一课。在他之前,意甲已经挥别了卢卡库和唐纳鲁马,阿什拉夫和德保罗,但米兰双雄和乌迪内斯的季初表现并未因此受到明显影响。巨星不是足球的全部,欧洲杯上的曼奇尼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当家球星决绝出走,球队被迫在夏窗最后一周重构转会计划——这样的体验,尤文图斯不想再经历第二次。意大利足球开始明白,要想迎来真正的复兴,清晰的发展规划、合理的开源节流和国内外的人才挖潜才是正途。或许从此之后,他们不会再幻想一个救世主解决所有问题,等待一个永远不会到来的戈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xmrunzi.com/,意甲都灵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